新華網 正文
電視劇海外發行:情感契合是關鍵詞
2018-10-19 08:07:14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年來,隨著中國文化越來越受到海外市場的歡迎,中國電視劇從內容到制作都日益與國際接軌,其“出海”圖景也隨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題材從單一走向多元;受眾面開始從狹窄向寬廣掘進;播出平臺也逐漸從小眾的衛星頻道進入海外的主流頻道、黃金時段。

  今年6月7日登陸蒙古國的電視劇《小別離》再次印證了國劇“出海”的三維升級過程:在蒙古國收視率最高的電視劇頻道亞洲影視頻道(ASIAN BOX)一經播出,迅速超越同檔期韓劇,在同時段收視率排行榜上登頂,成為蒙古國觀眾茶余飯后的熱門話題。作為一部現實主義題材影視作品,《小別離》走紅海外,不僅讓人們看到了國產電視劇“揚帆出海”在題材上的廣闊空間,也為中國電視劇提升海外影響力提供了新思路。

  1.找準各國人民共通的情感

  近年來,隨著中國影視劇制作能力和生產水平的提升,“揚帆出海”的國劇規模不斷擴大,海外影響力逐漸提升。以蒙古國為例,中國影視劇在蒙古國的市場份額已從2014年的不到7%增加到2018年年初的18%。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國際合作司副司長周繼紅在前不久舉辦的中蒙影視交流會上表示:“目前已有一大批優秀的國產影視作品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熱播,這樣的影視交流合作已經成為國與國之間人文交流的重要力量。”

  其中,現實主義題材憑借鮮活的故事和生動的表達逐漸脫穎而出,受到海外觀眾的喜愛,成為他們了解中國文化的重要窗口。在非洲,2012年《媳婦的美好時代》一度風靡坦桑尼亞等國家和地區,甚至造成了“萬人空巷”的場面;在亞洲,去年夏天蒙語版《生活啟示錄》創造的多項收視率紀錄還未淡去,今年《小別離》的引進便再次點燃蒙古國觀眾追劇熱潮……而這些反映家庭倫理等題材的中國影視劇之所以能在海外市場中占一席之地,在《小別離》出品公司檸萌影業總裁蘇曉看來:“是因為它們能在尋常生活的真實折射中反映具有國際共通性的情感價值。”

  以《小別離》為例,該劇將鏡頭對準了親子關系與教育問題,細膩呈現出了不同階層的家庭在面臨相同問題時的困惑與選擇,又讓所有的矛盾與糾結化解在親人之間的脈脈溫情中,給人以生機和希望。據《小別離》制片人徐曉鷗介紹:“在具體實踐過程中,為了讓作品更加貼近生活,劇組花費了大量時間進行前期采訪調查,從生活中汲取了許多鮮活的案例和真實的細節,同時尋找對題材最有感觸的編劇操刀撰寫故事。”因此,即便在跨文化語境下,劇集所描繪的相似生活境遇,所蘊含的普遍人類情感依然能夠擊中千萬家庭的痛點,不少蒙古國觀眾紛紛在亞洲影視頻道(ASIAN BOX)影視劇頻道臉書官方網頁上留言,期待能夠看到更多此類型的中國影視劇。

  對此,亞洲影視頻道(ASIAN BOX)總監敖特根巴圖表示:“像《小別離》這樣的中國電視劇在蒙古受到如此熱烈的追捧也在意料之中。”在9月25日于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舉行的中蒙影視交流會上,他對中國電視劇的品質和其對文化交流的意義極力推崇。他說:“近幾年,反映普通民眾生活氣息和當下中國社會狀態的電視劇進入市場,迅速俘獲觀眾的心。一方面,劇集中展現的生活狀態讓蒙古國觀眾感到新鮮,另一方面,其中蘊含的極具當下性的價值觀喚起觀眾的共鳴。這樣,不同文化生態就被一部劇聯系到了一起,因此,這兩年中國電視劇在蒙古國的收視率不斷攀升,已遠遠超過韓劇。”考慮到目前蒙古國對中國電視劇的需求量越來越大,他們還將繼續引進更多的中國電視劇,讓蒙古國人民跟中國人民一樣,在電視劇中找到情感歸宿。

  觀眾的反饋無疑給影視從業者推動國劇“走出去”指明了新的方向,即秉持現實主義創作態度,讓觀眾從作品中看到帶有現實溫度的真實中國,引發價值觀共鳴。正如蘇曉所言,現實主義作品應該“立足現實生活”,這不僅是“走出去”的前提,也是作品的立身之本。

  2.影視劇出口還應把好文化關和語言關

  如今,國產劇已出口到了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整體的數量和題材也在增加和擴充。但是,盡管國劇“華流”初具規模,比起韓劇、美劇,國劇的文化影響力輻射范圍仍舊有限。在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大優酷事業群劇集中心總經理馬筱楠看來:“國劇的困境與困惑,既有突破圈層的難題,也面臨打破價格天花板的瓶頸。”

  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2年至2016年,中國出口電視劇主要面向東南亞、日本、韓國等地緣文化相似或相近的國家,但出口至歐洲國家的電視劇數量卻多有波動,就整體而言,“東熱西冷”的格局難見突破性轉變。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在于國劇尚未能找到較好的方法越過不同文化——尤其是差異較大的文化之間的重重壁壘,用外國觀眾可理解的方式和口吻講好“中國故事”。

  雖然國劇創作者們已經意識到,通過故事內核中蘊含的人類共通的情感的確能提高觀眾對作品的接受程度,但若承載這些情感的故事本身不能為觀眾所理解,那么傳播效果恐怕也將大打折扣。這在國劇出口歐美國家時尤其常見,典型的例子便是《甄嬛傳》。這部在東方歷史美學下誕生的古裝劇,在日本和韓國電視臺播出得到了觀眾的一致好評,但是在北美卻遭到冷遇:無論是其中的復雜人際關系,還是人物間東方式隱晦含蓄的言語交鋒,都增加了西方觀眾的理解障礙。此外,歐美觀眾習慣了強情節、快節奏、多線交織的劇集,因而國劇迥異于美劇的敘事方式和節奏也常常讓不少歐美觀眾無法適應;但若要迎合他們的觀劇口味,又不免丟失中國敘事藝術的精華。

  文化之外,語言也是影視作品“走出去”的重要障礙。縱觀在海外傳播取得成功的國劇,無不是在譯制上精雕細琢,竭力讓譯制語言本土化。如《媳婦的美好時代》《北京愛情故事》等劇成功進入非洲市場,便是歸功于其原汁原味的譯制和配音,在贏得觀眾的親切感和認同感的同時,又盡可能忠實地傳達了劇集內容的精華。但目前國劇的譯制水準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并不能很好地減少因語言、歷史背景、文化傳統、社會制度的差異所帶來的“文化折扣”,尤其是對中國歷史文化和社會生活中的特有名詞,誤譯、錯譯、生硬直譯的情況還時有發生。

  盡管由政府牽頭的官方對外影視譯制項目如中非影視合作工程、喀爾喀蒙古語譯制項目等在短期內都取得了明顯的效果,但從長遠來看,影視譯制專業人才缺乏仍是制約影視譯制水準的一大瓶頸。陜西教育學院外國語言文學系副教授高暉指出:“影視譯制翻譯必須經過專業的語言訓練和實踐檢驗,對譯者有較高的要求,雖然目前我國懂外語的人很多,但符合影視譯制翻譯要求的人才卻嚴重不足。”

  可見,中國影視劇要想在國門之外,尤其是歐美國家的影視市場中獲得強有力的話語權,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在文化評論人何天平看來:“要想真正在海外站穩腳跟,成為影視劇出國大國和強國,國劇必須改變幾十年來的行業習慣,重新塑造工業標準和敘事體系,在文化、語言兩道關上對標國際制作,形成國際化的制作理念。”這必將是一場持久戰,但令人欣喜的是,不論是影視從業人員還是政府都已經對此進行了深入的思考,并正在逐步將計劃付諸行動。

  3.國產電視劇海外市場可期

  據統計,2017年,中國生產故事影片970余部,電視劇產量約為1.5萬集,生產數量保持世界第一;中國目前具有資質的電視劇制作機構超過1.8萬家,有14家影視制作企業上市,社會投資活躍。無論是生產量還是制作主體都獲得極大豐富的影視產業,在滿足國內市場后走向國際市場已成為必然。

  此外,海外市場對中國影視劇的需求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還將處于上升期,正如周繼紅所言:“現在中國模式、中國方案、中國經驗越來越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他們也希望通過中國的影視劇來了解中國。”因此,觀照中國現實生活、反映中國人民喜怒哀樂的好故事、好作品永遠不愁在國際市場上沒有立足之地。

  不同于早年國劇“出海”先要在國內引起轟動、取得不俗的收視成績,才能被國外網站看中進而收購版權,2017年播出的《擇天記》和今年暑期檔播出的《扶搖》都嘗試了國內外“同步播出”的模式,并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全球同步播出的模式,體現出國產劇在海外的影響力正在逐漸擴大。據徐曉鷗介紹:“《小別離》續作《小歡喜》日前在北京開機,該劇也有海外發行的愿景,此次去蒙古國向觀眾介紹了《小歡喜》,大家都非常期待盡快能在蒙古國看到《小歡喜》。”

  最重要的是,在推動國劇自我提升、接軌國際的道路上,永遠有一批堅定不移的人在前行。今年,借著上海電視節的平臺,這些影視制作者會集一堂,共同探討了如何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這一命題,就逐步完善影視工業化體系、健全行業人才保護機制等話題從自身的影視出口經驗中提煉出了有益思考。尤其對于中國影視劇打進北美市場這一難點,提出了“建立國際標準”和“抱團出海”兩大策略。蘇曉表示:“真正能夠讓國產劇之舟揚帆出海的,是國際化的劇集制作水準和能夠跨越文化差異、引起全球觀眾共鳴的優質內容,因此,必須沉下心去研究跨文化受眾的收視興趣,在東西方文化價值觀上找到契合點,在制作之初就兼顧兩方面市場。”

  在政策支持方面,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多次組織跨文化影視交流活動,帶著優秀作品和影視制作主體遠赴俄羅斯、蒙古國等地交流、展映。其中,由國家廣電總局策劃的“影像中國”播映活動更是聯合駐外使領館,精選優秀影視作品在境外主流媒體播出并配套舉辦宣傳推廣活動,向世界觀眾介紹一個全面、立體、真實的中國。

  (本報記者 牛夢笛 本報通訊員 葉奕宏)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大地“調色板”
金秋大地“調色板”
九寨溝景區加緊災后恢復重建
九寨溝景區加緊災后恢復重建
邊城降雪
邊城降雪
上海之巔“瞰”上海
上海之巔“瞰”上海

?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1791123580605
31选7开奖结果